杨燕谈红木沙发最经典红木艺术:云龙大屏风装饰手法

  法制晚报讯 中国红木家具在形制、材料、工艺手法等多个方面形成了独特风格。装饰作为家具造型艺术要素之一,具有程序化、秩序化、规律化和审美化特征,它既是造型艺术形式,又是将结构功能和视觉审美融为一体的塑造手段。本期典藏特刊邀请中国京作红木传承人、北京皇林苑古典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杨燕女士,讲述云龙纹大屏风的装饰艺术——  结体庞大,鸿篇巨制  记者:屏风是一种实用性较弱、装饰陈设功能极强的家居用品,我们注意到皇林苑近年来设计制作的云龙纹大屏风,堪称同类产品的代表作。听说皇林苑城外诚店改到新址后重装开业,生意兴隆,里面陈设的七扇云龙纹大屏风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请您以此为例子,谈谈云龙纹屏风的装饰手法好吗?  杨燕:屏风在古代居室中运用的比较多,不管是一般的书香门第还是宫廷贵胄,几乎都会在家中或宫殿摆放各式各样的屏风。屏风不仅起到装饰的作用,还有隔断、屏蔽、美化、挡风的功能,并体现主人的身份和品位,而且有化煞辟邪的作用。屏风设在天子座后,显示“九五之尊”,如今在故宫太和殿宝座后见到的雕龙屏风便是皇权的象征。皇林苑七扇云龙纹大屏风,就是以故宫屏风为蓝本进行设计制作的。  记者:故宫七扇云龙纹大屏风在整体构造上有什么特点?  杨燕:屏风以扇来分,有三扇、五扇、七扇相连结构,故宫太和殿七扇屏风是宫殿中所见形制最大的一座,它宽达525厘米,正中高425.5厘米,每扇雕升 渔樵耕读中的“渔”是指东汉的严子陵,他是汉光武帝刘秀的同学,刘秀很赏识他。刘秀当了皇帝后多次请他做官,都被他拒绝了。严子陵一生不仕,隐于浙江桐庐,垂钓终老。“樵”是指汉武帝时的大臣朱买臣。朱买臣出身贫寒,靠卖柴为生,但酷爱读书。妻子不堪其穷而改嫁他人,但他仍自强不息,熟读《春秋》《楚辞》,后由同乡推荐,当上了汉武帝的中大夫、文学侍臣。“耕”是指舜在历山下教民众耕种的场景。“读”则指苏秦埋头苦读的情景。战国时的纵横家苏秦到秦国游说失败,因此开始发愤读书,每天读书到深夜,每当要打瞌睡时,他就用铁锥子刺一下大腿来提神。降龙各一。竖向来看,这样的大屏风通常有座和帽,矗立在宝座间内壮丽辉煌,彰显王者风范。  记者:皇林苑七扇云龙纹大屏风与故宫太和殿的大屏风有哪些相似点?  杨燕:它们在结构上都是七扇,每扇有框,框内板心雕龙。最外两侧贴框有站牙,也雕刻云龙。屏风最下面都有坚实的屏座,屏座与上面七扇屏风之间有仿须弥座高束腰。七扇屏风之上是屏风帽,也雕刻了九条云龙。在纹饰图案上也非常相似,都是通体满雕神龙,令人惊叹。  值得注意的是屏风底座往上的海水江崖纹,这是一种传统纹样,寓意福山寿海。图案下方排列着代表深海的曲线,这里被称为水脚,水脚上装饰有波涛翻滚的海浪、挺立的岩石。海水象征大江大河,在海水纹的中间,耸立着岩石。江水和山石组合,象征“江山”。海水江崖之上有双龙和祥云,构成真龙天子主宰江山社稷的寓意。这种纹饰还多用于龙袍、官服袖口、下摆,常与龙纹、禽兽纹等相配使用。作为装饰,家具、瓷器上也多有使用。有绵延不断、福山寿海、一统山河、万世升平、江山永固等寓意。通常在有龙纹的图案的家具上都有海水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的生命力在于发展,每个时期的家具都烙有时代的特定符号,能够体现这一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因此,各个历史时期家具的组合就是对历史的真实记载。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家具所体现的人体工程学、榫卯结构、高超的工艺和中国家具的韵味。人类的进步、科学的发展,势必要体现当今人们的理念和生活节奏,新一代有中国文化内涵的设计人才也一定会出现。江崖纹相配。还有一种解释:海水意指“海潮”,“潮”与朝同音,因而成为官服上的专用纹饰。江崖又称“江芽”、“姜芽”,头重叠,似姜生芽,象征山川昌茂,国土永固。  七扇雕龙,气势恢弘  记者:我们看到这组七扇大屏风上龙纹都非常突出,请您讲一下上面的龙纹都有什么区别,各自有什么特征?  杨燕:最下面底座上的龙纹是脱胎于草龙的拐子龙。这种龙的线条装饰显得挺拔硬朗,转折处呈圆方角,龙的头部也是方圆形,整体协调一致,简洁、明快。  其次是七扇屏风心板上的龙,正中间的一块雕刻的是正龙,造型规整威严,像朝服上的团龙。由此向外左右对称的两块心板雕的是左右升龙,依次向外又是两条升龙,最外侧两条雕的是降龙。  家具和建筑上龙的艺术形象是由古代的龙文化在历史的发展中不断融合而形成的。中国人有“龙的传人”之称。龙的形象在中国无处不在,龙象征着皇权,皇帝被称为“真龙天子”,皇帝住的地方被称为“皇宫”,过去只有皇家的建筑、家具上才能用龙作以装饰。  记者:您刚才提到升龙和降龙,它们的区别在哪里?  杨燕:升龙的头在上方,呈升起的动势。龙头往左上方飞升,称“左侧升龙”,龙头往右上方飞升,称“右侧升龙”。升龙又有缓急之分,升起较缓者,称“缓升龙”,升起较急者,称“急升龙”。  降龙的头部在下方,呈下降的动势。龙头往左下方下降的称作“左侧降龙”,往右下方下降的称“右侧降龙”。降龙又有缓急之分,下降较缓者,称“缓降龙”。降龙与升龙常常结合在一起,构成正方或长方的双龙戏珠画面,非常生动。有时,头部在下的降龙又作往上的动势,称为“倒挂龙”或“回升龙”。反之,头部在上的升龙又作往下的动势,我们称为“回降龙”。  记者:我们注意到屏风最上面的屏帽上也雕刻着云龙,请您再谈谈它们的装饰特点好吗?  杨燕:屏风帽上刻的是九龙,这是一个特殊的数字,九条龙象征的是九五之尊。这九条龙位踞最高处,摆尾腾空、张牙舞爪、腾云驾雾,活灵活现,有欲上青天之势,显得大气自然。为突出龙的形象,工匠们采用浮雕技术,很有立体感。九龙图案在明清两代是等级最高的装饰图案,通常只用于宫廷或皇家园林的建筑装饰。它们是权势、高贵、尊荣的象征,又有攘除灾难,带来吉祥的寓意。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成功人士家  记者:这组大屏风的主体雕刻是丰富多样的龙纹,与龙纹相伴左右的是云纹,请您也介绍一下云纹的装饰特点吧?  杨燕:云纹也是一种古老的中国传统装饰符号。在清代它的变化经历了一个过程。康熙时期,云纹大多为一个大如意纹下无规律地加几个小旋涡纹,然后在左侧或右侧加一个小云尾,很少见到上下有云尾的。雍正时期的云纹一般较小,而且都有细长的云条连接,云条流畅自如,很少有尖细的云尾。乾隆时期的云纹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起地浮雕,以一朵如意云纹作头,从正中向下一左一右,相互交错,通常五朵或六朵相连最后在下部留出云尾。另一种是有规律地斜向排列几行如意云纹,然后用云条连接起来,云头雕刻时从由正中向四外逐渐加深,且大多为满布式浮雕。龙纹腾空而起,很有动感,云纹则相对较静,动静结合,赋予了家具图案很深的寓意。  记者:这组屏风刚好有七扇,其中有什么说法吗?  杨燕:明清两代帝王最讲究“九五之尊”,太和殿的屏风也与众不同,一般宝座后的屏风多为3扇或者5扇,而惟独太和殿的屏风多达七扇,按照阴阳五行的说法,偶数为阴,奇数为阳,九为阳数最大,只有皇帝才能使用。在太和殿中按理说屏风也应该用9扇才更为合适,但据考证当初认为9扇屏风无论如何都很难达到理想效果,难免显得繁琐有失美观,于是稍作变通,使用了7扇,以显示太和殿地位的与众不同,其他殿堂内五扇屏风居多。  记者:不少人见了皇林苑这组屏风都不禁惊叹,认为这是难得一见的大手笔、大制作。您认为它的这种气势来自哪里?  杨燕:一是用料厚重,二是制作上大气磅礴。表面雕刻的海水江崖龙纹, 过去家具是全手工制作,所以生产速度很慢。由于板材要依据家具的制式和用料大小经过手工刨切、凿眼、开榫、组装、打磨以及其他传统工艺的操作,使得一件家具能与匠人相处几个月或几年的时间。这时的木材含水率和木性已基本适应了当地的温度和使用环境。而在现代化的今天,全部生产过程和时间被缩短了不知多少倍,无形中也再次缩短了木材的自然干燥期。刀刀细腻,没有瑕疵,海的曲线、翻滚的波浪、耸立的岩石被雕刻得栩栩如生,仿佛一幅雄伟壮阔的江海图,大气有力,没有一点多余的成分。海水江崖龙纹在古人心目中象征着主宰江山社稷的祥和寓意,流传至今,依旧能从这种造型装饰中感受出来。  记者:在当代红木市场,喜欢这种屏风的都是什么样的客户?他们从哪些方面爱上了这组七扇云龙纹大屏风?  杨燕:这种屏风对于一般的家庭并不见得适用。但对于成功人士,这样的屏风正是他们心目中最想要的,因为人在社会上取得一定的成功后,都想拥有一些与他们身份地位、宽阔的胸怀相匹配的家具和陈设。这组屏风体量阔大,雕刻讲究,气势磅礴,很适合他们的想法。过去讲“旧时巴里黄檀家具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现在没有了对龙纹使用的限制,成功人士都可以把这组屏风摆在别墅、企业办公室或公司客厅里,这样会更加强化他们的成功感。  采访整理/北岳

明式书柜

版权说明:本文来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私信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感谢!

目前所在位置:红木家具批发网 » 杨燕谈红木沙发最经典红木艺术:云龙大屏风装饰手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