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桥收红木家具沙发两侧的小方桌上应该放置何物藏专场:文人的案头清玩

西泠印社2013春拍萃古熙今·文房古玩专场(图片提供:西泠印社)  策划、执行/ 图1-38 老木坊“战国”系列家具 Fig.1-38 The“warring states”series furniture by Nomove本刊编辑部  “水复山重客到稀,文房四士独相依。”陆游的这首《闲居无客所与度 受中国儒家“重道轻器”观念的影响,古代的工匠艺人备受轻视,《礼记·王制》中说:“凡执技以事上者……不与士齿。”甚至明确规定“作淫声、异服、奇技、奇器以惑人者,杀”,而这种崇尚政治人伦之“道”,贬抑生产工艺之“技”的传统使得“道”成为统领“器”的标准,工匠艺人在生产制作过程中要着力表现“道”的内涵,并符合“道”的标准,并以达到“道”的境界为最高成就。对古代工匠来说,获得器物的形式还远没达到要求,对“器”的认识还要上升到对“道”的关照,要从功利意义上升到哲学意义,即“器以载道”。中式家具制作工艺精湛而颇具科学性,但其造型、用材、施色、雕刻、镶嵌、款识等工艺的目的无不是为了通过形态语言传达和表现出一定的气氛、趣味、境界、格调——这恰恰是“道”的价值取向所决定的。日笔砚纸墨而已戏作长句》诗中所说的“文房四士”便是“文房四宝”。但这里所谓的文房四宝只是文房用具中的一小部分。  南宋末年,赵希鹄在《洞天清录》一书中将巴里黄檀家具文房清供列为十项,即古琴、古砚、古钟鼎彝器、怪石、砚屏、笔格、水滴、古翰墨真迹、古今石刻、古画。他也是我国第一个将文房用器整理出书的人。如今,随着历史的沉淀,工艺讲究的笔墨纸砚已成为投资商、收藏家难得的收藏品。而四宝之外的文房用具,也炙手可热,并在近几年的拍卖会上频频创造出高额的成交价。  明初《格古要论》将文房清玩分为十三类,明末的《文房器具笺》一共列举了45种文玩,可见当时文人书斋的丰富多彩,也能看出文房清玩所囊括的收藏种类之多。“文房”一词最早出现于南北朝时期,在士大夫阶层出现以后,文人雅士在社会中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到了唐宋时期,在文人雅士的竞相追逐下,文房用器大量出现,并且随着规格的逐渐提高成为收藏的一部分。  由于文房清玩的庞杂与小巧,在许多人看来与书画、瓷器等大项相比,似乎有些小打小闹。但是近年来,文房清玩的行情却一直“小”有长进。其中一个表现就是,各家拍卖行在原来文房专场的基础上,逐渐将部分文房清玩组成独立的专场进行拍卖,并且取得了佳绩。  在传统大项逐渐显露疲态的时候,文房清玩以自身“小而雅、小而精”的独特魅力正在博得更多人的关注。不过,文房清玩市场也存在“赝品之忧”、“重材质轻内涵”等缺陷。如果藏家能够充分发掘其中的文化内涵,摒弃污浊奢侈之风,还文 (2)“式”——样式的民族性人收藏以清明爽朗之气,或许就能够发现文房清玩的价值并不仅于此矣。  “旧时月色:一个文人的案头清玩”,是2011年春中国嘉德[微博]为文人董桥举办的收藏专场。董桥是福建晋江人,现任《苹果日报》社长。董桥活在当下,却实在属于“从前”。他形容自己是旧派文人:“窗竹摇影,野泉滴砚的少年光景挥之不去,电脑键盘敲打文学的年代来了,心中向往的竟还是青帘沽山,红日赏花的幽情。”一派文人气十足的“遗老”形象。他的藏品,侧重案头文玩,尤爱剔红漆器、竹木笔筒等可以把玩的文房器具,此外主要是原版旧书,这些偏好,是典型的文人做派。  旧时月色,原是董桥的一本散文集书名,拍卖公司搬过来直接用作专场名称,倒也在商业之外忽地多出了许多悠远宁静的文人气质,引人遐思。的确,在这样一个日渐喧嚣浮躁的时代,当代人越来越向往古人那番宁静淡泊的生活状态,尤其是古代文人的生活,而文人生活里尤以书斋文化为甚。在过去,文人的案头摆设哪些清玩?因何用,因何设?又寄托了主人的哪些情思?探究之下,竟有无限意味。书房文化也成为追寻传统家具不可忽视的一角。本期专题,即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策划制作的。  回望过去的明月清风,流连古时的山河日月,既是追思,也为自省。我们生活在时代夹缝中,多少有些怀旧心态,所以只能到传统的、物化的文明中,去寻找自己留恋的东西。

明式圈椅

版权说明:本文来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私信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感谢!

目前所在位置:红木家具批发网 » 董桥收红木家具沙发两侧的小方桌上应该放置何物藏专场:文人的案头清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