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柜定制红木沙发古今皆为书房之重器

自《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国家具:明清硬木家具实例》和《明式家具珍赏》《明式家具研究》先后出版之后,国内外对中式家具风格的研究逐渐重视,并由明式家具研究向其他类型延伸和拓展,涉及中国历代家具内容,表1-2为国内外学者对中式家具风格研究的主要成果。 清早期 黄花梨嵌乌木透格门方角书柜,成交价230万元。(图片提供:中国嘉德)  文/蔡静琦  书柜小百科:  书柜,亦作“书匮”,放置书籍的柜子,为书房必用之物。其风格之雅俗高下,直接反映出文人自身之情趣修养,故此历来皆被奉为书房之重器。  “破柏作书柜,柜牢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关于中国传统“民族形式”耗费甚大的呼声日益强烈,首先在建筑界引起了关于“新”与“中”关系问题的辩争,“新而中”的观点也得到了普遍的认同。但由于经济条件的限制和政治因素的影响,国内家具生产关注的是有无的问题,关于形式和风格的讨论显得不合时宜。80年代初期,中国家具业进入了新的发展期,引进外资和技术进步成为企业关心的重要内容。板式家具、组合家具、聚酯家具、实木家具等先后流行于国内市场,学术界也着力于相关技术内容的研究,鲜见对于风格形巴里黄檀家具式的讨论。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家具设计虽然还处于模仿意大利国际化风格的阶段,但具有中国独特文化内涵和韵味的自主设计开始出现。1991年初由广东南海联邦家私集团设计的“联邦椅”(如图1-29)和朱小杰先生设计的用乌金木制作的系列现代座椅(如图1-30),开始引起家具业界和理论界对传统家具设计创新的研究和讨论。 柏复坚。收贮谁家集,题云白乐天。”这首诗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晚年所作的。因为那时他才得了外孙,写了这样一首诗,距今也一千一百多年了。然而,这却是我们查到的最早关于书柜的记录。  到了宋代,书柜便开始流行使用。宋刘松年绘《唐五学士图》中描绘的书柜,柜身呈方形,方顶,正面对开两门,内装两屉分为三格,一仆人打开两门,正欲取物。  到明末清初,中国家具发展达到鼎盛时期,当时的书柜造型也几近完美。2011年春,由中国嘉德推出的“承古抱今——明式庋具精品”专场,颇受藏家们的关注。一件清早期的黄花梨嵌乌木透格门方角书柜以从80万元起拍,最终以230万元的高价成交,博得了众人的眼球。该书柜历经数百年风雨,未曾清洗烫蜡,终以完美的比例取胜,收录于王世襄《明式家具萃珍》第128页。  书柜是一个文化、文明的象征,也是人们渴望知识的表现。从古至今无论是家居环境还是公共场所,都有它的身影和位置。  在当今古典家具价值重新被人们认知时,书柜再一次以改良的面孔进入我们的视野。根据现代人的生活习惯,书柜在尺寸和外观等方面发生了一些变化。如以前的书柜比较深,是因为古人横放书,现代人习惯竖放书,书柜的深度变小;另外,书柜以前以透格为主,现在加了柜门、玻璃等,方便人们使用;以前房子高而深,书柜尺寸都比较大,而现在根据房屋的尺寸,书柜变小,内部层板数增加,储物功能更强大,符合现代人使用需求。  书柜,作为居家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成员之一,更是书房里面的王者,不仅为我们的学习带来了方便,有个性的书柜更是时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对中国传统家具进行改良和创新的设计作品逐渐增多,相关的理论分析也开始见诸杂志期刊之中,但并未形成系统性的理论研究。1997年汤泳与张福昌教授在《传统红木坐椅创新设计探索》一文中从工业设计的角度分析了传统红木家具开发创新的可操作方式,指出传统家具中的人机工学、功能与风格问题,并结合实际设计作品“华贵富有”和“出世禅意”(如图1-31)提出了在家具设计中处理现代与传统关系的表现手法:局部模拟法、抽象法、现代词汇传统句式、传统词汇现代句式、色彩变化法与断裂法。 1998年张帝树教授在《现代中国风格家具的开创途径》一文中结合对西方现代家具与传统家具形式的关联性分析指出“现代中国风格家具也必须具备优秀传统和不断创新这两个特点才能生存发展”,同时强调了创新途径应取法于明式家具,“造型以明式家具为借鉴;材料以现代丰富易得为准;结构、工艺全部采用现代最新技术”,并反对复古、照搬及循旧套,主张系统设计和创新。 尚的象征。

满圆红红木 红酸枝 古典家具 中式家具 红木家具 中式书房 红木书房 书房系列 办公室系列 博韵山水大班台

版权说明:本文来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私信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感谢!

目前所在位置:红木家具批发网 » 书柜定制红木沙发古今皆为书房之重器

相关推荐